手机浏览电脑页面联系我们
快捷导航 |繁體中文 网站收藏登录

心韵兰芷付焦尾 文/易小千

2013-4-17 13:05| 发布者: 度一学堂| 查看: 2309| 评论: 0

摘要: 心韵兰芷付焦尾 乱红千秋,谁与相留。几何兰芷心韵,恍惚中,只得倾于一壶浊酒。 采一缕冬日阳光,扫过红尘道场,任由寂寞的心思拂过无言的忧伤,亦不知是世事薄凉,还是缘本无常。 一座朱门苔院,几树似雪梅花 ...

心韵兰芷付焦尾 

 

          乱红千秋,谁与相留。几何兰芷心韵,恍惚中,只得倾于一壶浊酒。

 

   采一缕冬日阳光,扫过红尘道场,任由寂寞的心思拂过无言的忧伤,亦不知是世事薄凉,还是缘本无常。

 

         一座朱门苔院,几树似雪梅花,携一卷经书,学着外公的样子,在早春月下烹茗啜饮。我喜欢那把旧时的藤椅。不在江南很多年,但是那盏青灯却一直亮在了流年间。那是记忆中与古琴最初的邂逅。小时候,不懂品茗煮酒,不懂禅韵清幽,妙在一种灵性或意境,无关年龄长幼。

 

  江南的雨,来得淅淅沥沥,晕染了梦境,朦胧了世相。一滴墨,落在纸间,顺着宣纸的经络四散开来,并不经意,但是绽放得随性大方。这笔法,即便是大家,也断然仿不出。我道不明其中的缘由,便将它归结于一个缘字。

 

  我曾坐在西湖岸边一架秋千上撑伞看苏堤,玉珠滚落莲叶,敲碎一湖春色。弦音倏尔入耳,似大地雄浑,似离人吟咏,似流云空灵。倾听了许久,我终于固执地以为,那是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在雨中为我讲述伯牙与子期的故事。氤氲的水汽四散开来,前方亭榭已然看不真切,但是有人弹琴,我是可以亲耳听闻的。那是南山情怀的寄托,高山流水的约定,梅妻鹤子的洒脱,青眼啸哭的气魄。

 

  朦胧里,少年发髻高挽,剑眉入鬓,清澈的眼眸中,不是百味陈杂后不识滋味的淡然,而是涉世不深时不识愁味的纯净,那神态,专注而深情。颀长的背影,俊朗的面容,翩然的风度,高雅的气韵,他端坐于琴前,将一管长萧悬于腰间。一扬手,一抬眸,轻扫琴弦,抚出音律万千,或为博得红颜微微一笑醉倾城,或为寄情山水脉脉相对两不厌。细雨打湿他的衣角,闲花无声落在他的指边。雨如香雾,渺似梵音。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愿得知音只一人,不求两两弦上说相思,但求凝眸相视已相识。或许你不会知道,纷杂的繁华中,你是我宁静的避风港;冷漠的人世间,你是我温暖的四月天;流转的年华里,你是我不变的坐标点。我愿慢下脚步,放开红尘万千,独赏你悠扬的琴音,由你,来做我今生至美的风景线。

 

  我微笑不语,撑伞的手动也不动,身边细柳扶风而舞,我只担心惊扰了如画的少年。那一刻,年华停顿,落地生根。我愿为之停留,在乱世中偏安一隅,从此不再赶赴尘海涛涛。在绵延亘古的琴音中,看月圆到月却的轮回,观花开到花落的凄美,赏此岸到彼岸的风景。终于,原本的飘渺归于寂寥。

 

  几年后,我为苏曼殊的断鸿零雁再次造访西湖,又是雨天。我怀着期待,撑伞重坐上那架老掉的秋千,可是我却再没遇见那个少年。他来不及问一句谁在秋千;而我,也再无缘执子之手,念一句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缘起,缘灭,原本无须强求。让我沉迷的,不过是一段古琴的音律。灵隐寺的钟声韵且未央,慧根尚浅的我,又怎能捉得住一场原本不真实的梦?我焚一柱清香,仰头对上面前巨大的佛像。恍惚间,竟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我仿佛听见拈花微笑的佛祖讪我说,痴女这是言又忘言一时了,梦中说梦两重痴。我缄口不言,因为那日,琴音响起,我自觉已然放下了俗尘的一切,竟有了几分出世的感伤,没有了纷扰与欲求。

 

  试问生命之中的情缘又有多少?命定之约又会有些什么?佛陀却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静默。岁月中不知何时,盛行起了无关风月的传说。

 

  风起雨落的日子里,我静下心来,在度一琴馆中浅拭琴弦。青山为盟,流水为誓,我默默地,默默地,怀念着那年西湖畔的一缕琴音,我不知那少年去了哪里,又会在人来人往的世间与谁相遇。指尖冰弦起落代我尝尽人间悲欢,嘈嘈切切如同珠落玉盘的琴音伴我过尽千帆。

 

  感叹生命轻薄的,或许不只是米兰·昆德拉,还有更多流连于山水之间因寄所托的文人骚客。世人淡漠了那份古典的情怀,我却偏要它化作我指尖燃烧的冷漠。我不愿意用速成二字将古琴变成自己附庸风雅的道具,我更愿意放慢脚步,追随一个有着纯净的眼眸且年少如我的老师,以求共同抵达一份宁静至极的境界。

 

  前世的梦早已记不起,今生的路也只得将行将记,平凡的我们,又如何企盼来世的一场红尘醉里?

 

  江南烟雨依旧,水榭秋千尚留,而那抚琴的少年,与那懵懂的少女,却已然不似从前。愿今生缘定,不再见你,唯恐再见到的,已不是你。就像一年花落,我们总是固执而一厢情愿的以为花会再开,可是,世间几人懂得,来年花会开,却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一朵了。暗合了旧人哀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惜缘,惜情,惜人,惜那一缕悠扬在记忆中的琴音。不回首,不知那是谁人忧伤,几世薄凉。推开门的一霎,琴音杳杳,琴者谈笑,养心的字样在旧荷的衬托下愈发明朗。

 

  今年,我是你窗前的那剪梅花,来年,又不知被谁折去天涯。转过春秋又冬夏,他年你我相遇,在谁家?

  寻一份乱世中的安宁,以琴会友。

 

  心韵兰芷付焦尾,浮夸韶华莫相催。

  

  愿与草木,随遇相安。

  愿卿安好,我是阡芥。

度一学员/阡芥

 

 

 

1

握手
1

真棒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文章分享

学习课程

师资团队

古琴出租

钧天坊琴

欢迎您来电咨询

010-87731618

潘家园总部

13701021417

人民大学学区

13810150510

微信二维码


联系方式|关于我们|北京度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手机版|『度一古琴馆』北京学古琴培训 ( 京ICP备09083889号-6  

GMT+8, 2018-6-19 12:45 , Processed in 0.14784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style by eisd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