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繁體中文 注册会员登录

“琴在江南” 琴脉相承

2024-5-30 16:21| 发布者: 度一学堂| 查看: 123| 评论: 0

摘要: 仲尼、伏羲、神农,只此三式,就让“琴在江南”的品牌,在这场名为“七弦听古今”的古琴盛会中,备受青睐。琴本无言,弦下知音。或许,只有真正懂琴、爱琴的人,才会用心去体会,蕴含在这三张古琴之中,那种苦心坚守 ...


        仲尼、伏羲、神农,只此三式,就让“琴在江南”的品牌,在这场名为“七弦听古今”的古琴盛会中,备受青睐。琴本无言,弦下知音。或许,只有真正懂琴、爱琴的人,才会用心去体会,蕴含在这三张古琴之中,那种苦心坚守的匠心。


        名家古琴,多以斫琴家命名。当今古琴,“北王南马”,即是明证。然而,在这三张古琴之侧,并无斫琴者姓名、籍贯、头衔,只有“琴在江南”四字,静默不语。

        自然,也有琴界熟人,知道“琴在江南”的姓氏,姓斯。那是斯国梁、斯屠汉父子,他们都是来自江南。江南,似乎是他们来处最好的注脚,因为只有在水光潋滟,山色空蒙的江南,才走得出这样的男子,才制得出那样的古琴。他们似乎就是从那张宋代《听琴图》中走出来的人物,从苍松下,从嶙石旁,抱着古琴,穿越而来,就是为了向世人演示,一张古琴,应有的模样。


        斯国梁斫琴,是一种自觉。早在数十年前,他已经是名震一方的工艺美术大师,那是在紫檀家具行中。数十年浸润紫檀行当,那种特有的敦厚沉稳,也丝丝入扣在他的情性之中,敦实不失精致,厚重不失细腻,从紫檀到古琴,通体都散发着木之芬香。这才是江南男子,左手古风,右手春雨。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工艺界更是如此。忽然间,在紫檀的江湖,一位大师悄然隐退,众人皆是惋惜。很少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更少人知道,他的隐退,实则是从紫檀离开,却转身推开了另一扇门,一扇名为古琴的大门。

        那是一首名为《高山》的琴曲,经由浙派古琴大师郑云飞先生之手演奏出来的,当时席下,就有斯国梁。在手指和琴弦触碰的那一刻起,斯国梁就有些惊诧了,琴曲是高远的,是空旷的,顺着琴曲,他的身,他的心,都仿佛来到了一片高山叠翠之中,山中有飞瀑连珠,山中有鸟语花香,山中自有一片桃源……待到琴曲结束,宛如天籁俱静,斯国梁听到的唯一一种声音,是来自自己的心跳。

        在那一瞬间,斯国梁感悟了一种道理,都说世风日下,都说节奏加快,其实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不过,有太多的人,没有心思去静下心来,去好好听一首古琴曲了。喧哗热闹的表面,浮动着的,永远是躁动不安的灵魂。

        站起身来,斯国梁向郑云飞先生致敬。或许,他听懂了郑云飞先生在琴曲之中,传达出的另一层深意,高山流水,伯牙子期,这是尘世之中,两人互为知音,不问来处,只需一曲,就能彼此,拈花一笑。

        多年斫琴,不求名利,只求在古琴的每一个细节上,都能恢复古琴应有的形制。琴棋书画,古琴本就是中华传统文化之集大成者,七弦古琴,每一根弦,都连接着先古和当下。只不过,当下的很多人,都在忙着向前赶路,他们甚至忙不及看一看身旁的风景,昨夜的桃花是否红了,今晨的翠柳是否绿了。对于他们而言,就更妄言往后看了。

        斯国梁,就要做那个往后看的人。他希望通过一张张古琴,在一张张古琴的琴弦之中,慢慢重新拾起,那些遗失掉的美好,那种美好,叫做传统。

        他重温古琴的外形,他深知每一款古琴的形制,都有取法自然的道理,每一款外形的古琴,都有自己的性情;他重温古琴的琴声,他深知每一根琴弦的颤音,都在追求一种干净的境界,从净至清,才是中国人对于乐声的最高褒奖;他重温古琴的线条,他深知每一张古琴的线条,都应如流水冲刷下的山石,有着最为浑然天成的起伏;他重温古琴的漆面,他深知每一张古琴的漆面,最终检验的,不是琴家,而是时光,他要让岁月为每一张古琴,都镀上永不褪去的光华。

        坚守,又谈何容易。好在,在他的身边,又悄然站起了另外一个身影,斯家公子,斯屠汉。他从父亲手中,承接过来的,不仅是一种家传,更是一种国学,这是中国文化,在一个家庭之中的隐然延续。


        琴在江南的展柜中,古琴在左,琴囊在右。古琴之黑,至朴至纯。琴囊之华,至绚至丽。那是金石之黄,那是朱砂之红,那是用最传统的色彩,上承秦汉,下接宋元,再用西方的设计,交融出最为灿烂的云蒸霞蔚。尽管外表绚烂,琴囊内里,却是一朵朵绽放在白色锦缎上的绣梅,如果说外表是和风淡荡的《阳春》,是暖意盎然的《良宵引》,那么内在,就是隐而不发的《梅花三弄》了。

        斯屠汉是从中国美院毕业的,学的是书法。他早就明白,书法和古琴,其实都是一脉相承的。书法是以静至动,看似平静的笔墨,却能让人读出金戈铁马,读出万里沙场。古琴是以动至静,看似简单的弦动,却能让人听到万籁无声,听到心灵归处。

     

      琴在江南,原来是一棵江南的树。有着向下深扎的传统,有着往上开花的创新。如此,方能根深叶茂,方能琴脉相承,方能让来自江南的古琴,奏响出一首首令人回望的美妙琴曲。







握手

真棒

鲜花

相关分类

新浪博客|联系方式|关于我们|北京度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手机版|度一古琴京东店|度一古琴淘宝店|【北京度一古琴馆】古琴学习 养一古琴 ( 京ICP备09083889号-6 )  

GMT+8, 2024-7-25 16:01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12 Comsenz Inc.style by eisd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