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繁體中文 注册会员登录
查看: 6089|回复: 0

【节目】《古琴新声—斫琴大师王鹏》CCTV 财富故事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7662

积分

发表于 2012-3-12 17:11:03 |显示全部楼层
-------------------------------------------------------------------------

  主持人:财富新观念,创造新财富,欢迎收看财富故事会。大家好!怎么样,美吧? 这件乐器,叫古琴。说到古琴,还有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叫钟子期的人,听到琴师俞伯牙的琴声,他就赞叹道:多巍峨的山啊!多壮阔的水啊!伯牙遇到能听懂自己音乐的人,是大为感动,与子期结成了生死之交。后来,子期死了,伯牙非常伤心,摔了琴,谢知音。

  这是一张清朝的古琴,叫“养和”。它的主人是著名的古琴演奏家陈雷激。十多年来,陈雷激和这张“养和”琴是形影不离,甚至生了儿子都起名叫养和。可是有一天,这个被他视为至亲的、比命还重的古琴,却突然离开他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解说:2004年,陈雷激应邀赴法国演出。可在临行前两天,他却突然把原本打算演奏用的养和琴交给了一个入行才4年的斫琴师傅。

  陈雷激:我就跟他说你把它(养和)修的像你自己做的那个琴那么好,随便你怎么修。

  解说:随便怎么修,这陈雷激未免也太大方了,可是随后的斫琴师傅的一句话让陈雷激着实吓了一跳,剖腹修理!

  同期:对老琴收藏的人最好要保留原来的样子,最好不要剖腹,最好不要打开,他们不是在弹,他们是为了留着看,这个属于一个文物。

  解说:剖腹修理,这可不是普通的修修补补,是将面板和底板完全拆开,这在古琴修复中属于大忌。剖腹就意味着损失古琴的文物价值。

  陈雷激:这有冒险,比较冒险的,但是,但是你没有冒险怎么可能有好的收获呢对吧,而且我是作为这个古琴演奏表演家,我不是做古琴收藏,所以呢我是需要用啊,需要我的琴声音好。

  解说:经过短暂的思考,陈雷激竟然一口应下了!

  陈雷激: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特别有信心,/我就感觉到他对古琴是非常有把握的。

  解说:说完话,陈雷激头也不回地走了,第二天搭上去法国的班机。

  主持人:只是见过一次面,陈雷激就交出了十几年从不离身的养和琴,而且不限时间,不限方法的剖腹大修。这个从业才4年的斫琴师傅究竟是什么来头,让陈雷激甘愿冒剖腹修琴的风险?

  解说:接活的斫琴师傅叫做王鹏,钧天坊琴馆的馆主,时年38岁。

  同期:修“养和”琴并不难。因为我已经形式了我固有的一套声音处理的方法,所以这个按我那个方法一处理一做呢,当然是比原来的琴,修完了以后那是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非常好。

  主持人: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口气也太大了吧?这古琴在我国可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号称乐器里的活化石,现在能够弹奏古琴的人也是屈指可数,会修古琴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他王鹏,做古琴也不过四年光景,如此自信满满,凭的是什么呢?

  解说:虽说只有4年的古琴制作经验,可是他做的古琴却一一被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古琴家所收藏!而且经他的手,修复了许多中国唐,宋,明等朝代传下来的古琴。

  同期:修过古琴的很多,我也记不清了。

  解说:这是中国古琴拍卖市场,拍卖的第一张唐代著名古琴,九霄环佩。

  同期:这张琴呢不是拍卖以前,拍卖以后有点问题,这是我给修复的,还有就是拍卖的另一张龙吟虎啸,那张琴也是很好的一张琴,也是我给整理过,这是比较古老的琴了。

  主持人:仅仅用了四年,王鹏成为国内著名的斫琴师。他的成功,在许多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要知道,在4年前,王鹏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呢!究竟是什么样的机遇让他走进了这个行当?而且做到了这样的位置?其实王鹏之所以能和古琴再次结缘,缘于2000年深冬的一天。

      
同期:尤其是灰胎的制作要受大漆的那种过敏的影响啊,对身体的过敏反应其是是很不舒服的,很痒的,那就是眼睛一条缝,眼睛全肿了。就是身体过敏是很严重的。

  解说:虽说在大学期间学过古琴制作,可是在学校时为了节省费用,教学和制作都用的是化学漆,一直没有用过生漆。初次使用生漆大部分人都会过敏。可是即便这样,王鹏还是舍不得休息,一遍又一遍的刮着灰胎。这一刮就是20多遍。

  同期:如果在一个星期之内没有这种几天在哪儿去做琴我觉得心里慌慌的,就是就不是生活,因为做琴就是我的生命。

  解说:半年的辛苦劳作,起早贪黑,大兴作坊内,王鹏的第一张古琴终于做出来了。

  同期:做了一张创作琴,这一张创作琴呢是一张很艺术的那种浮雕式的,而且不对称的变形的感觉的这张琴。很漂亮,尤其上面的色彩,做的那种感觉很现代像米洛的抽象画。搞的很有意思,而且在一个设计里面产生了很多层次的变化,是很美很漂亮的。

  解说:带着自己精心制的第一张古琴,王鹏去拜访了一位古琴大师,大师的一番话,让王鹏呆了半响,都没有说一句话。

  同期:大师说这不叫琴,琴得对称,你这个不对称,这么花,这怎么叫琴呢。

  解说:虽说大师的批评不尽人情,可是这些话,让王鹏如获至宝,认认真真的按照大师的意见改了又改。几番修改后,终于得到了大师的认可。看着眼前这个几近完美的作品,王鹏是越看越满意。

  同期:很自信,觉得这个琴做的太好了,我自己很满意。

  解说:带着自己的得意之作,王鹏信心十足的拜见了行内的另外一位古琴高人,希望得到更多的指点,这位大师随手一弹,说这声音那里是古琴,分明就是一把筝阿!

  主持人:自己精心制作的古琴,大师竟然说那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琴?而象筝?!要知道他王鹏可是古琴制作的科班生啊,就算是学艺不精,也不至于分不轻古琴和筝吧?传统的古琴长3尺6寸5,代表一年有365天。琴面代表天,琴底象征着地。这古琴就代表了天地人和,高山流水。咱再回到王鹏那看看,同一张古琴,都是国内顶尖级的大师,为何一会成为宝贝,一会又被别人说成垃圾,王鹏百思不得其解。

  同期:因为两位都是大师,一个说好,一个说不好,我觉得这个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解说:为了弄清原因,王鹏又去拜访了数位琴界大师,终于弄清了原委。

  同期:后来又仔细的研究呢,这个是一个个人审美和音乐风格不同,还有对于传统和现代所交融所产生的一种学术上的派别问题。

  解说:如何能同时融合文人派和学院派的特点,自成体系,王鹏查阅了大量古琴典籍,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

  同期:那么后来我就谁也不听了,我按照我自己的审美去做,然后呢做完之后呢,我同样还是拿到这两位大师分别鉴定,结果他们都喜欢,觉得都是好琴,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是可以找到一个点的,无论是音乐派还是传统派的音乐风格我觉得他们最终会有一个点。

  解说:两年的潜心研究,王鹏制作的古琴终于同时获得了两派专家的认可,前来的求琴的人络绎不绝。

  同期:我还是有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尤其后来我悟了深之后,我发现我不用别人说了,你说我好我也不相信,你说我不好我也不相信,我自己有我自己的准则,我知道什么地方是有不足的,什么地方是好的。

  解说:王鹏更加沉迷于古琴制作,就在这时,妻子从英国回来了。

  妻子:我觉得他苍老了很多,明显的变化,眼睛整天就是红的,就是一种熬夜的一种状态,然后那个脸色特别不好。胡子有点发白,有几根白胡子,头发边缘的这个白的都出现了。我说你这个太不值了吧,就你就为了这个古琴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解说:妻子回家,让王鹏激动不已,邀请妻子陪他去一个地方。

  妻子:他说小云(音译)我带你去大兴去看一看啊,我说看什么,他说你肯定会惊讶,说我,我去了以后真是的,那个新的那种厂房,储存木料的车间什么的都建的挺好的。

  妻子:他把我们挣的钱都投在那里头了。包括我工作上挣的钱也都搁进去了。

  解说:家里全部的积蓄全部花光了,不仅如此,为了给工人发工资,盖厂房,王鹏还欠下了几十万。所有的积蓄投进了无底洞,妻子愤怒了。

妻子:后来我说你对人生价值的这个理解,有点太片面了,就是把古琴做好了,我说那你的生活,你没有去管妻子孩子的生活,你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好,那个人生价值在哪儿呢?

  同期:我觉得难,肯定是难但是每一步的艰难都能渡过,这是我很幸运的事情,而且呢因为你做的是你喜欢做的事情,所以说再难也不觉得难,这就是生活。

  主持人:王鹏把所有的心思,都倾注在古琴上。当年的黑发小伙已是白发丛生。也是天道酬勤,王鹏的琴艺出神入化,成为了国内赫赫有名的斫琴大师,甚至连从不换琴的古琴大师吴钊,也相中了他的琴。

  吴钊:电脑录的时候每个声音出来都是全都是频谱都是一个反映点,一个一个厚度,那个录音师就说了,他的声音可以跟我那张老琴,明代的一张非常优秀的一张明代的琴的声音是一样的。

  解说:不仅文人派大师喜欢,著名演奏家赵家珍也收藏了一张他的古琴。正在录制的电影《赤壁》中的主题曲就是用王鹏的这张古琴录制的。

  赵家珍:说实在话我见的老琴,就是说还真没有说让我像看到第一眼看到王朋的琴的时候那么激动的感觉。

  赵家珍:我打开那个琴我都惊呆了,那个工啊,那个工艺特别好、特别好,让我感觉就是那个美感不得了,我觉得那个琴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琴。

  主持人:我们故事讲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这张养和琴的主人陈雷激和王鹏虽然没有什么交往,之所以能放心的把琴交给王鹏,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他是个大把式了。

  解说:虽说在王鹏看来是小菜一碟的事,但是也历时半年才完工。半年后,再次弹到自己心爱的古琴,陈雷激兴奋的两手发抖。

  陈雷激:就怕琴比琴啊,什么东西一比就知道了,啥也不用说,一弹,放在一起一弹,在同样的桌子上。

  解说:用这张修复的后的养和,陈雷激灌录了一张唱片,名字就叫作《养和的故事》

  主持人:修复养和琴,让王鹏和陈雷激成了志同道合的铁杆琴友。后来,为了普及古琴文化,陈雷激决定开设琴馆,第一个就想到的就是王鹏。

  解说:这天,陈雷激找到了王鹏,请他复制一百张“养和”琴,他要招收一百个徒弟。陈雷激的信任,让王鹏大为感动!但是高兴之余,王鹏却犹豫了。

  同期:养和琴毕竟是修过了,经我手修过的,所以要超越这张琴一定是有难度的,我心里也特别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就是说我新做出来的洋河(音译)琴能不能超越我已经修复,按我的结构修复的那张琴,这是有一个心里担心的,如果一旦超过不了那张琴的话,我觉得很没面子。

  主持人:不想简单的重复养和,但是超越就要冒很大的风险,王鹏会不会答应呢?我们广告之后接着说。

  主持人:欢迎回来,前面说到陈雷激准备开馆授徒,请王鹏复制一百张养和琴。王鹏考虑再三,最后终于决定接下这个活。从那天开始,王鹏就四处收索最好的木材,用最精细的做工,开始了几近苛刻的复制工作。

  同期:只要我喜欢做的我说投在这里面我值,我是不管,我不管多少钱。

  解说: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在王鹏焦虑的等待中,第一张养和琴终于可以上弦了。刚刚栓好第一根弦,王鹏就迫不及待的在这仅有的一根弦上弹起了《酒狂》。

  妻子:弹琴的时候,他研究琴的时候,你不能跟他说话,烧的那个开水都得把它关掉,不能有声。

  解说:就在当天深夜,王鹏就拿着这第一张复制的养和琴,敲响了陈雷激的家门。

  同期:半夜两点多钟,一开门一看是我。吓一跳说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了。

  陈雷激:我基本上看琴不用弹就知道这张琴怎么样,有些琴一看就想摸一下看看这张琴怎么样,当时这张琴就是非常很闪光的感觉,很不错,我很满意,非常满意。

  解说:复制养和琴的成功,实现了王鹏自我超越的梦想。

  同期:一直走到今天我才发现,古人的智慧是一个很深很深的一个大坑啊,你是永远找不到尽头的,也就是说你在里面所寻求的那一点点的变化,也是在这个坑里头。

  妻子:他就告诉我,古琴是他第一位的。古琴就是他的生命,妻子和家庭是第二位的。古琴是他第一爱。

  主持人:都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可是到了王鹏这儿,怎么就成了古琴第一,爱情第二了呢?可这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一个人把一件事情,当成生命一样,去呵护、去经营,那他取得成功,还有什么奇怪的呢?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财富故事会,我是王凯,我们明天再见。

QQ截图20121123105342.jpg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该贴已经同步到 度一学堂的微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学习课程

师资团队

古琴出租

钧天坊琴

欢迎您来电咨询

010-87731618

潘家园总部

13701021417

人民大学学区

18001215855

微信二维码


联系方式|关于我们|北京度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手机版|『度一古琴馆』北京学习古琴老师 ( 京ICP备09083889号-6 )  

GMT+8, 2020-9-28 10:39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2 Comsenz Inc.style by eisdl

返回顶部